猫咪找不到了

.630shu.co,最快更新巅峰最新章节!

在辽阔的华夏大地上,临海省仿佛待字闺中的少女,永远羞羞答答半遮半掩,是低调含蓄的小家碧玉。

从地域讲临海省属于沿海地区,位于福渊省和东吴省之间,穿过东吴省便是朝明省。若提沿海省份,基本只说“碧海、朝明、东吴等等”,临江省永远在“等等”行列,名不见经传。

从经济总量、发展态势讲,临海省受到诸多主客观因素影响,在沿海省份当中排名位于中下游,又是一个“等等”行列;还有就是临海省缺乏地区特色经济,简而单之它有的别的省都有,别的省有的它未必有。

从正治地位讲临海省又很奇葩,实际上傅首长、桑首长、陈首长等沿海派核心领导都在这里任过职,特别是傅首长工作的时间还比较长。可正式报道很少提及,反而把朝明当作沿海派大本营。

旅游资源更是贫乏,华夏大地名山大川、旅游胜地,临海省一个都没有。究其原因是它境内一马平川,最高的丘陵不过400多米,而河流呢都平淡无奇。至于沿海的地理优势,因为海岸线都是泥质沙滩甚至连象样的海港码头都没有。

近十年来临海省在国的综合排名一直在下降,前面与碧海等老大哥的差距愈发拉大,后面被双江等新秀反超,再然后还有白山、冀北等紧追不舍。

至于润泽市,几乎就是临海省尴尬处境的缩影,临海省面临的问题润泽市一样都不少:

地方经济没特色、没优势;平原地区难以发展旅游等服务业产业;在省内正治经济地位每况愈下……

最古怪的是,历史上润泽很长时间都是临海省正治经济文化中心,清代到民国期间发挥着类似省会的作用。然而建国后不知为何确立轩城市作为临海省省会,使得大批资源——人才、物资、资金、项目、政策福利等等涌向轩城,润泽从此步入漫漫下坡路。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饶是家底子厚实,经过几十年自然衰退,如今润泽市愈发委靡不振,从去年主要经济指标排名来看,被轩城继续拉开距离,与第三名临州市的差距不到一个点,可以预见临海老二的地位迟早要被取代。

来临海省报到之前,方晟以交接为由磨蹭了将近一个月。

清纯长发美女倒春寒雪景唯美动人写真

一方面真的需要交接。市委书记、副书记都在住院,市长是党政一肩挑,手里工作堆积如山。

按照鄞峡市委领导班子碌碌无为的状况,沈高真想进行彻底大换血,但那么做又代表对鄞峡整体工作的否定,三年经济几乎翻一番、城市面貌大变样的事实摆在那儿,总不能说功劳是方晟一个人的吧?

在于道明的推荐和支持下,房朝阳如愿以偿提拔为市长,主政鄞峡!苗彰荣跛脚已成定局,顶多捱到年底就要被撤换;本土派军覆没,常委班子里只剩病怏怏的窦康和无斗志的慕达,无力回天;成槿芳动辄嚷着要提前退二线,无心战。新换血的常委加上季亚军等,则能给房朝阳强有力的支撑。

可以说方晟凭一己之力给房朝阳创下政通人和、欣欣向荣的局面!

另一方面方晟发动部力量收集临海省和润泽市的资料,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他不想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贸然踏入一个新环境。

资料越多,方晟心情愈发沉重。

正式前往临海报到前一天晚上,于云复与他进行了长谈。

于云复首先透露了几个月前中组部对方晟工作调整的思路,的确如小道消息所说,准备调到政务院下辖经济发展研究中心,还不是正厅实职,仅仅是正厅级研究员,就是打算挂起来赋闲。

后来于家、方晟背后的势力采取一系列动作,又改为跨省交流,但去向仍是省直机关,可能是局委办厅的一把手。

较量到最后,两方面因素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一是宣传舆论工具的力量,京都电视台关键时刻的喉舌作用,以及误打巧撞的《大深峡》为方晟在国范围内积攒了人气,令中组部骑虎难下;二是傅首长的出面……

“傅首长透出傅办向最高层表达意见,指出经济型领导人才的重要性,说这类干部通常不会象政工出身的干部循规蹈矩,而是有棱有角,偶尔有出格的言行,但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人民强烈需要这种干部,国家要发展,经济要腾飞,光靠坐在台上四平八稳念报告没用,要敢闯敢为敢担当!”于云复道,“这席话份量很重,也都知道有感而发,所以在最后决策阶段推翻之前的方案,让出任市委书记。”

方晟道:“可是……爸,润泽这付担子难挑啊,走了几十年下坡路的大象,积重难返。别说重振雄风,止住跌势都难,要不然大半个世纪那么多任市委书记市长都是无用之辈?这回……这回有存心为难我的意思。”

于云复承认:“确实如此,但换个角度想想,詹印在朝明就容易吗?朝明那种体量增长一个点抵得上鄞峡翻好几番吧?还有,3000套商品房打压房价的事儿传到京都了,在背后操纵是铁定无疑的,可能包括最高层在内都在想,把放到大城市面对大市场,在没法做小动作的前提下看看真本事,要能把润泽搞上去还算厉害。”

方晟苦笑,居然无言以对。

于云复又道:“这几天我也跟高层一些同志探讨过,都觉得在润泽眼看快从第二掉到第三的关键当儿派去,固然有为难的意思,但反过来想,掉下去是情理之中,若能止住跌势,哪怕比往年有所起色都算成绩,不是吗?世上从来没有乾坤妙手,转眼上半年快过去了,跌就跌点,攒足后劲明年干。”

“爸,我也这么想,”方晟从口袋里掏出几张表,“从一季度数据看,轩城已经方位超越了润泽,而且势头不可逆转,具体体现在新兴企业落户率……”

于云复抬手打住,道:“中组部作出去润泽的决定时已知道这个结果,临海省委也急于通过交流人才打开其死气沉沉的局面,眼下沿海派内部对润泽的前景感到灰暗无比,根本没人愿意接这个烂摊子。”

“据我了解,润泽领导班子配置也……不容乐观,前任市委书记年初就被双规,前任的前任在牢里还没出来,可谓前赴后继;市长王智勇却已干了七年,到我这任已是三朝元老。”

“十年里润泽市委书记岗位连续倒下三个,考虑到领导班子平稳运作问题,临海省领导不得不让王智勇留任,他也是满腹牢骚不情不愿呐,”于云复转而道,“省委常委班子那边不消说都是沿海派的人,也没关系,跟朝明一样沿海派非铁板一块,个中关系四分五裂;除了一位,记好了,省委副书记铁逵是我多年来着力培养的干部,外界却不知道于家对他有恩,是可以绝对信任的人,有困难可以直接说……”

“好,好,我记住了!”方晟心中大慰,暗想于家在正坛这么多年真不是白混的,哪儿都有自家人。

“铁逵虽说是相对务虚的省委副书记,还兼着轩城市委书记,原因是去年下半年原市委书记被双规……”

方晟失笑道:“省里排名前两位的市委书记都被双规,临海官场何等糟糕!”

于云复道:“原因在于京都新一届领导班子对领导干部错误的零容忍,当然临海作为富庶发达之地,利益盘根错节、官商勾结在所难免。铁逵一直想卸掉包袱,一直没机会,省会更是是非之地,考虑临海的情况副省级宁可到白山等省。因此如果可能的话,在润泽干出点成绩出来接铁逵的班,顺势进省委常委是最佳途径。”

“爸对我期待越高,我压力越大。”

“化压力为动力嘛,”于云复微笑道,“从江业到顺坝,从红河到鄞峡,我对很有信心,接下来只要紧紧抓住主线,不犯错误、少犯错误;城市发展方面从与老百姓休戚相关的大事着手,让大家尽快看到变化,看到进步,这方面是行家里手,无须我赘言……”

方晟诚恳地说:“爸对我的关心和教导非常重要,我铭记于心。”

“对了还有个情况,”于云复道,“后来居上的临州市委书记叫窦晓龙,父亲就是朝明省委书记窦德贤!”

“啊!”

“临海省委书记任大伟的儿子任厚明在朝明,担任朝北市市长。”

方晟恍然大悟:“亲属回避制度,两位省委书记相互关照,双赢合作。”

于云复深沉地说:“不是那么简单,沿海派的人才培养梯次始终在低调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经他提醒方晟“哦”了一声,再想沿海派势力最强盛的省份都有于家心腹,仅仅是为自家子弟仕途未雨绸缪吗?

真是中有我,我中有的复杂形势啊。

周一上午,中宣部派了位副部长陪同方晟飞赴临海省报到,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齐蔚冰亲自接待,代表正在国外出访的省委书记进行了例行谈话;紧接着省委秘书长开封也“闻讯赶来”,一起送方晟到润泽市上任。

这个阵容不偏不倚,比方晟料想的高一点,比他的光环和背景对应待遇低一点。

官场把握分寸大抵如此,场面上的规格严谨保守,让人挑不出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