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脖视频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巅峰最新章节!

方晟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苗彰荣居然旧事重提,在常委会上提出增设鄞坪山风景区管理委员会的建议!

当然不是苗彰荣亲口说,而是成槿芳煞有介事拿出一份调研报告,指出随着景区日益繁荣、景区范围逐步扩大,对景区及周边统筹管理的需求越来越突出。风景区涉及市区、鄞坪县和鄞洲县三个行政区域,协调事务和矛盾都靠市正府主持的协调会,扯皮推诿没完没了,有必要成立景区管委会把这一块事务抓起来。

再者来说,与上次吴郁明建区建区不同,而是一个内部行政区域的调整。景区管委会并非大家所想的处级机构,而是科级顶多副处级、类似于社区格局的管理机构;不需要增设编制和机构,而是鄞坪山周边几个村委会、两个县旅游局景区管理办公室等机构部门的整合。

这样设置属于市直内部组织架构调整,不需要经过京都和省里两级审批,只需向相关部门、相关领导报备即可。

新成立的景区管委会直属市旅游局,实行市正府垂直管理。

重点在成槿芳报告的最后一段:景区管委会下面成立景区管理集团,对景区旅游、周边开发进行资源统筹调配!

说白了,苗彰荣和本土派开始打起了风景区那块诱人的蛋糕,虎视眈眈准备染指。

这也是当初卓伟宏前来投资时竭力想避免的。几个亿砸下去辛辛苦苦地开山碎石、修建山路,利用山势设计出巧夺天工的旅游景点,稍有起色就被当地利益集团吞并。

因此在蔡雨佳主持下签订了措辞严谨、法律条文严密的投资协议,现在回头再看,在肆意妄为的利益集团眼里,合同协议算个屁啊,老子说吃就吃!

成槿芳话音刚落,茅少峰就反驳道:

“在成秘书长通篇报告里,我只听到四个字,‘与民争利’!再冠冕堂皇的语言都掩盖不了这个实质,现在我就想问一句在座各位,当初鄞坪山是荒山野岭的时候,哪位有这样的魄力投资开发?没魄力也罢了,人家千辛万苦把风景区开发起来,却琢磨着攫夺既得利益,与强盗行径何异?”

纱裙女感受初秋味道

被指着鼻子骂,成槿芳也不生气——都知道茅少峰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拚命精神,官场就怕这种刺头,和婉地说:“茅主任误会了,我觉得我的调研报告核心四个字是,加强管理。”

之后不再说话,任凭茅少峰如何冷嘲热讽也不应战。

这件事跟成槿芳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完受窦康委托打的头阵。从内心讲成槿芳也不太愿意老跟方晟作对,上午还想让耿大同出面。

耿大同更不愿意,反而劝道人家快走了,何必斤斤计较?好聚好散得了。

成槿芳叹道我也这么劝老窦,他们想得更深,说姓卓的是方晟拉来投资的,景区等于方晟的地盘,趁他在的时候强行把事情摁下来比较好;否则新的市长,第一如果也象方晟一样强硬,也不会同意此事;第二如果卓伟宏上门闹事,出于谨慎原则新市长也会否决。

那也不关我们哎……耿大同实际上是拒绝了。

直到中午郜更跃打来电话,把方晟骂得狗血喷头,成槿芳下定决心披挂上阵。

见茅少峰气势占了上风,慕达微笑道:

“茅主任,话也不能这么说。土地国有,任凭投资者在山里开发什么、投资什么,总得受地方正府管辖,这个原则没错吧?”

“再说了,成立景区管委会是为了更好地协调矛盾、统筹管理,”韦升宏道,“去年吴书记要求建区撤区时,常委会也明确通过的。”

方晟沉声道:“没有记错的话,我是保留意见的;对了,当时成秘书长是第一个反对的吧?”

一记耳光打得成槿芳脸上火辣辣的。

耿大同赶紧代为缓颊,道:“成秘书长反对撤掉开发区,对成立景区管委会还是赞成的。”

窦康没吱声,不消说有慕达、韦升宏两员大将的态度摆那儿,无须多说。

苗彰荣问道:“林部长有什么想法?”

“稳定压倒一切,”林枫淡淡道,“去年我投了弃权票,今年还弃权。”

虽这么说,实质是提醒常委们要吸取吴郁明强行撤区建区的教训,只是苗彰荣受本土派委托事先打了招呼,不便反对而已。

仿佛去年撤区建区常委会的重演,市委书记加本土派、成槿芳系六票赞成,林枫弃权,方晟的意见根本无关紧要。

苗彰荣直接跳过骑墙派魏昌成,笑着问道:“方市长呢,说两句?”

按上次卓伟宏汇报的情况,前期投入几个亿资金的股权已秘密转让得差不多,本土派主动接手可谓正中下怀。

本来方晟委托卓伟宏开发鄞坪山就没想长期作战,而是利用大投资撬动整体经济环境,以梧桐树引来金凤凰。从结果来看,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且效果非常好。

不过自己主动撤退是一回事,被强行霸占又是一回事。

利用常委会威压市长,在官场权力圈不能说少见,事实上较为普遍。为什么呢?几十年来从京都到地方都强调党政分开,再强势的市委书记都不便明着干预正府行政事务,那么途径便是常委会,把市长办公会的议题都拿过来讨论,即常委会覆盖市长办公会。

如果市长强势呢,就会出现市长办公会取代常委会,那又是一番刀光剑影的热闹。

无论哪种情况,只要都为了工作,上级部门一般不干预,当事人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自知。

但象本土派这样联手市委书记,如此难看的吃相,的确非常少见。

究其原因,方晟分析有两点:一是本土派的末日情绪,前面连续折损马天晓、蒲英江等大将,接下来包括窦康、慕达在内年纪都大了,没准哪天突然来个提前退二线;而受吴郁明、方晟遏制,本土派年轻干部却没接得上来,诸葛诚反而下了监狱;可以预见省委任命新常委以空降为主,本土派走向没落已不可避免,不如捞一笔是一笔。

二是苗彰荣的末日情绪,从潇南常务副市长到鄞峡市委书记,以他的年龄已无上升空间,运气好在市委书记任上做一期再拖半期,运气差期满后直接到省人大省政协;他同样抱着能捞则捞,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念头;同意新建景区管委会,一方面本土派给足了甜头,明里暗里下足本钱,另一方面管委会从无到有,多少个干部职位,足够主抓人事权的苗彰荣吃饱喝足。

“关于景区管委会的设立,我是有些想法,”方晟平静地说,“刚刚林部长说得对,稳定压倒一切。这句话提醒得及时啊常委同志们,去年因为撤区建区而引发的群体事件,以及后来张荣市长自杀事件,一连串突发状况……回想起来真是不寒而栗。”

窦康不以为然道:“此一时彼一时,这回只是整合景区管理资源,不涉及方市长所担心的学区、退休补贴等等国计民生事务。”

方晟叹道:“常委会决议的事项,都不能仅从乐观情绪看待问题,而要把后果想足想,做到有备无患。”

房朝阳插话道:“虽说是整合资源,局部调整,也涉及几十个干部编制、近百号人的工作变动,组织部门压力很大,不敢当成小事。”

“组织工作是一个方面,”方晟续道,“还涉及到市与县、县与县、正府与民间利益分成等问题,那才是重中之重的大事,谈不妥就会出问题。因此我建议此事要从长计议,分三步、四步走,在逐步推进中化解矛盾,解决问题,不留后患,这样才能做到无缝过渡,波澜不兴。”

此言一出,常委们脑中同时生出一个念头:这家伙见势头不对想采取拖刀之计,且退且战,把难题留给下任市长!

这偏偏是苗彰荣等人千方百计避免的。

慕达立即表示反对:“不实施怎么知道哪些困难?我的想法是先搭架子,边征求意见边完善,什么事都没完没了争论,啥事也干不成。”

“慕书记说得有道理,”韦升宏立即跟进,“象去年建区撤区就是,事先闹得沸沸扬扬,到最后才发现落到实处的一件没有,简直是笑话嘛。”

窦康道:“可以先合署办公,慢慢理顺各方面关系,京都机构改革都采取类似方式。”

苗彰荣装作沉思的样子点点头:“不错,边干边摸索……还有不同意见吗?”

潜台词是问除了方晟、房朝阳、茅少峰三位,哪位反对?

方晟不吭声,房朝阳和茅少峰见状也不多说,保持沉默。

会议室沉静了数秒钟,苗彰荣断然道:

“那就这样,房部长马上着手出台组织架构调整方案,窦书记、成秘书长、韦部长联合成立工作组进驻景区,开展调研、宣传和解释工作,正府那边做好配合!散会!”

常委会散会不到半个小时,市直机关都传遍方晟已被常委会架空,变成了“跛脚市长”,弱势地位大概要持续到离开鄞峡。

“方哥怎么办?怎么办?”房朝阳不便去市长办公室,打电话紧张地问。

方晟笑了笑,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严格执行常委会决议。”

“可是……这个……”房朝阳急得满头大汗。

“朝阳,还记得吴郁明主持的建区撤区那次常委会后,我在办公室对说的话么?”

“呃,记得。”

方晟道:“记得就好。”说罢便挂掉电话。

作者***:紧急通知:为防止断更等突发事件发生,及时发布和沟通续篇等消息,请书友们尽快加微信号:jis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