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电影在线观看完整

乔云然瞧着凌花朵轻轻摇头,低声说:“你现在要我帮解释,只会越描越黑,你瞧一瞧东家婶子脸上的神情,她分明是有些相信刘小姐说的话。”

凌花朵瞧着乔云然说:“然儿,你说一说,她在我面前说情意是什么意思啊?我才十二岁,她比我大那么大,她脸皮太厚了吧。”

东家娘子听凌花朵的话,她再瞧一瞧凌花朵黑黑的小脸,她立时觉得那位小姐的眼光有问题,明明这还是一个不开窍的孩子,她跟他说得再多,也是白费心机。

乔云然满眼赞许神情瞧着凌花朵说:“她们年纪大的人,最喜欢说假话来哄我们年纪小的人要好处。你可别当真,她一直对你不好,也不会因为说了几句好话后,她就能够对你好起来。”

凌花朵轻轻的点了点头说:“然儿,你说得对,我爹喜欢给我买东西,她一定在街上看见我爹给我买的东西了,她便来这里说好话哄我。”

凌花朵和乔云然一二三就把刘玉朵来一趟的事涂抹得差不多,两人瞧着东家娘子笑了笑后往楼上走。

她们两人进了房间后,凌花朵低声问乔云然:“你说东家娘子会相信我们说的话吗?”

乔云然满脸肯定神情点头说:“花朵姐姐,东家娘子自然是会信我们说的话,你才十二岁啊,你就是想要娶亲,也要等到五六年后,刘家小姐如今的年岁,可等不到那个时候。”

凌花朵轻舒一口气跟乔云然说:“我以前很讨厌她动不动就黑脸的怼人,我现在看她动不动就哭的样子,我觉得她以前那样要好许多。”

乔云然瞧着凌花朵烦恼的神情,她想一想安慰说:“她很快就要嫁人,她嫁人以后,便不会象以前一样的回平河城,你也没有机会再见到她。”

凌花朵听乔云然的话,她很快的笑了起来,说:“对,她家里人以前舍不得她,现在只怕也不敢再留她几年,她身边的丫头也经不起这样的换来换去。”

乔云然瞧着凌花朵看了看,说:“花朵姐姐,我们很快就要走了,我觉得她说得也对,她说不定就是来跟你来告别的。”

软萌少女大眼圆脸丸子头发型户外俏皮写真图片

凌花朵伸手摸一下胳膊,说:“然儿,别说了,我从听她的话开始,我的鸡皮疙瘩就是起了又消,现在都要担心消不了。”

乔云然瞧一下凌花朵的胳膊后,她笑了起来说:“走吧,我们下去用餐,你一会还要去见姜大夫。”

凌花朵轻轻摇摇说:“你和我一起去吧,我觉得师傅还愿意教你一些。”

乔云然瞧着凌花朵笑了起来,说:“花朵姐姐,我觉得姜大夫也不愿意教我,我是跟在你的身边沾了光,他顺带一起教了教。”

凌花朵瞧着乔云然轻摇头说:“你要是一个笨的,师傅也不会愿意带上你,明明是因为你聪明,师傅才愿意指点你。”

凌花朵和乔云然下去用餐的时候,镖队里许多人已经在用餐了,他们瞧着凌花朵的时候,那种怪异的笑容,让乔云然都多看他们几眼。

凌花朵直接恼怒的冲着他们说:“叔叔们,你们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哈哈哈,朵哥儿,我们还真没有什么话要跟你说一说,我们只是想多看一看美男子,想瞧明白你到底是如何的有本事,竟然还能够引来那样的一朵花儿。”

“哈哈哈。”乔云然听着这一阵又一阵的笑声,她跟着微微的笑了起来。

凌花朵瞧着大家面上的神情,她恼怒道:“我今天受了这样大的委屈,你们一个个都不来安慰我,还这般的笑话我。”

凌花朵直接端起饭菜往楼上走,乔云然自然跟着一道去,两人进了房间,凌花朵故意重重的关上房门后,她又悄悄的打开房门。

乔云然瞧一瞧她面上的神情,她便用心的吃了起来,凌花朵用餐的时候,她跟乔云然说:“你说,那位来客栈的事,会不会就这样的传出去?”

乔云然轻轻的点了点头,她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她擦拭一下嘴唇说:“她来的时候没有遮掩,走的时候又是那种样子,只要有心人,来客栈问一问,便什么都知道了。”

凌花朵快快的吃了几口饭菜后,她放下筷子说:“我想着她闹下的麻烦事情,我都无心用餐了,那就是一个害人精,她害得别人家的儿子接连几年不敢在家里过年,她又来害我。”

乔云然瞧着凌花朵空了饭碗,再瞧一瞧她面前清得差不多的菜碗,她觉得凌花朵吃得也不少。

凌花朵和乔云然说着话,东家娘子赶了上来,她瞧见打开的房门,她轻扣一下房门,见到房里两人转头瞧向她。

她低声说:“下面的人让我上来收碗筷,顺便瞧一瞧凌哥儿可还生气?”

凌花朵用力跟东家娘子说:“东家婶婶,你跟他们说,我很生气,我连饭菜都没有吃多少。”

东家娘子点了点头,她只当没有看见已经差不多清空的菜碗。

东家娘子走了以后,凌花朵笑眯眯瞧着乔云然说:“你说我要不要跟他们多赌一会气?”

乔云然瞧着凌花朵轻摇头说:“你自个想,我不知道。”

凌花朵瞧着乔云然在房里转圈,她跟着放轻脚步转了起来,低声说:“我还是想吓一吓他们,免得他们以后更加过分的取笑我。”

乔云然瞧着凌花朵笑了起来,她是越想越觉得好笑。

旁人不知道凌花朵真实的身份,镖队的人心里面明白清楚,那位刘小姐的心里面一样清楚明白,她还要闹出这些事情来,只怕是有别的用意。

凌花朵和乔云然在客栈里说起刘玉朵的事情,她们很是随意的猜了猜,结果他们还是猜对了不少的东西。

刘玉朵的父母先前是动了想法,想把刘玉朵嫁进总镖头家去,只是刘母娘家父母是赞同他们夫妻的想法,但是总镖头的妻子一直抗拒着这种提议。

先前刘玉朵年纪小的时候,总镖头妻子暗示过,她是无心亲上加亲。

刘玉朵父母只当没有听明白,反正有长辈们做主,总镖头妻子最终还是要听长辈们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