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释放自己app草莓

> 官场先锋

回想那天傅老的谈话,实际上对方晟眼下境遇是有预见的,记得傅老当时这么说:

“常理而言在省部级层面不会再有厅级岗位的磨难,但有道坎不得不防……或许我多虑了,总之它将决定的人生走向,能迈过去,事不过三以后便是一马平川;迈不过去……”

说明傅老知道桑首长手里握着徐璃这张牌,但这张牌到底打不打,傅老还是倾向于桑首长不应该打,只是防患于未然,随后傅老给了方晟一个号码,强调:

“打这个号码有两个条件,一是联系不上我,二是走投无路,切记!”

此时此刻,方晟的处境完符合傅老所说的条件:一是傅老已仙逝无法联系;二是种种迹象来看,似乎除了接受经贸委主任任命之外,自己别无选择,也就是走投无路了。

唯一顾虑的就是,人在人情在,傅老已不在人世,那个号码的主人是否认账?

不管了,无非打个电话而已,成与不成今晚都必须作出决定,不然——

不然还得继续培训下去。

在心里将那个号码默念了两遍,深深吸了口气,方晟在路灯下键入数字然后拨了出去,响铃声1、2、3、4、5、6、7、8……

就在方晟掩不住失望准备挂断时,冷不防电话被接通,传来一个有点熟悉且威严的声音:

“好。”

眨眨大眼天真烂漫少女清新私房日记

来不及琢磨对方身份,方晟一口气道:

“您好!我姓方,叫方晟,大学生村官出身的方晟,目前在晋西工作。多年前傅老给了我这个号码,说遇到困难找您,您一定会帮忙。我……”

对方轻轻笑了一声,道:

“小方同志,知道我是谁?”

一道闪电刺破长空!

饶是见惯大风大浪,真正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方晟,瞬间都有些紧张,连续深吸两口气,道:

“您……您是刘首长?!”

——他欠我一个大人情,必须帮忙!当年傅老如斯说,是啊,刘首长能脚踏实地稳健且无悬念地接任大位,肯定离不开傅老多年前的布局与谋划!

到目前这样的状况,唯有继任者刘首长方能扭转乾坤。

刘首长又轻轻一笑,道:“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不愿到京都工作是吧?确实,的优势在基层和处理具体事务,这一点无庸置疑。但着眼局、服从组织安排也是党员干部应有的觉悟,在京都特别是经贸委那样的部门更能高屋建瓴、放眼球,未免不是面发展的机遇,小方同志认为呢?”

同样的言辞,不同的语境。

这会儿刘首长并非是劝说方晟接受组织安排,而是在问,我从哪个角度帮忙?

方晟道:“首长时间宝贵,我不能耽搁太长时间。我只想说一点,给我一个省份,我有信心三年内综合指标和GDP提高五个名次!”

方晟深知刘首长是技术出身,最注重实效和数据,毅然立下军令状。

略加思索,刘首长道:“小方同志对自己很有信心嘛,好,别忘了这个承诺,三年后做不到我可要拿是问的!”

“请首长放心,方晟同志说到做到!”方晟响亮地答道。

真应了那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第二天上午也就在党校第三期培训班开学典礼,方晟与严华杰等学员正襟危坐之际,谢芷言应约来到岳首长办公室。

“一夜没睡好,脑门子嗡嗡直响,眼冒金星,”岳首长苦恼地揉着太阳穴道,“下午钟组部那边的活动我就不去了,回头芷言主持时说明一下。”

谢芷言与他关系交好说话颇为随便,笑道:“您不亲自讲话,各省市**们会很失望哩,盼星星盼月亮就想聆听您的教诲。”

“不实事求是!”岳首长笑着指指对方,转而道,“芷言啊,那边……”他指指东面方向,“态度又变了,让我们看看方晟同志到哪个省份主持面工作比较妥当?”

“主持工作?”

谢芷言瞠目结舌,暗想这不是一星点儿的变,简直一百八十度大拐弯啊,老司机都吃不消!

慎重起见特意盯了一句,“那边的是意思是换个省份当申长,还是提拔申委书记?”

“主持面工作,当然提拔了,唉……”岳首长叹息道。

这下谢芷言终于明白岳首长睡眠不好的真正原因了——快要退之际,被逼着冲在前面得罪那么多人,到头来还得捏着鼻子自己收拾残局。

“弯转得这么急,事先一点铺垫都没有,不象他的风格吧?”谢芷言疑道。

岳首长指指另一个方面:“可能那个人说话了,眼下这光景,那个人的话更有份量。”

谢芷言长长哦了一声,道:“真厉害啊……”

不知是说桑首长厉害,还是刘首长厉害,或者方晟厉害。

按理讲这会儿突兀给方晟腾出个申委书记位子,难度很大。第一期培训班把申委书记岗位部落实到位,第二期培训班又调整了相当数量的申长,等到第三期提拔正省部级干部完毕后,人事调动就暂时冻结了,谢芷言在钟组部的任期也基本告一段落。

但是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呢?当然不。

第一期学员大名单共有十二人,起初设想都有去处,根本不存在十二进八,那都是后来产生的变数。

因此在谢芷言案头有份即将销毁的绝密表格,上面赫然列着方晟的预计去处:上高省!

作为位于南方、综合排名却始终与中原、北方众多省份并驾齐驱的省份,上高省比临海省更没存在感。

临海省至少还能鼓足勇气称自己是沿海发达地区,上高省的经济地位经常让学生们误以为在内陆,它的省会是哪座城市,恐怕绝大多数人只有天气预报中才偶尔听说。

目前主持面工作的上高申委书记侯昌林,刚上任时雄心勃勃要“赶双超临”,即以双江省为目标,争取五年内GDP增长率和综合指标面超过临海。

之后大刀阔斧整章建制、人事改革、国企改制、引进外资、加大城建交通投入、加快转型升级进程,等等,搞得如火如荼。

轰轰烈烈大投入大建设的浪潮褪去,一盘点满地鸡毛:各地兴建的经济开发区只剩下空旷的厂房、长满野草的工地;桥梁、公路等基建项目弊案四起,贪官似乎抓不完;高污染高能耗企业被赶走了,高精尖产业却没能发展起来;人才梯队培养出现断档,一批年富力强的干部被如山的招商引资任务搞得萌生退意,新生代干部却因经验、能力不足接不上手……

令侯昌林感到沮丧的是,面对这个烂摊子居然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岔子,反正自己尽了力,也付出常人所不能理解的代价——在任四年多没回过一趟老家,没陪老婆孩子吃过一顿年夜饭,动用所有商界人脉前来投资却都以亏损收场……

觉得无力回天的他,今年连续两次主动请求调离上高,理由是“让更有能力的同志带领上高人民取得进步”。

钟组部一直也在犹豫:是再给侯昌林一次机会呢,还是重新挑选申委书记人选?

类似侯昌林这样态度认真能力不强、肯干事却干不好事的领导干部,在内地并不鲜见。站在钟组部角度讲,在找不到适合人选的情况下,宁可用侯昌林更放心。

后来在秘密征集意见的过程中,有人推荐方晟,立即得到包括谢芷言在内的钟组部***认可,郑重其事列到那张表格上。

不料风云突变,方晟直接被踢出局,谢芷言只能遗憾地啧啧嘴准备让侯昌林再顶阵子,等大换界后任由刘首长布局运筹,到时钟组部长还指不定是谁呢。

既然不换申委书记,那经济发展乏力的锅就得由申长来背,权衡再三,京都领导层决定让风火火泼辣十足的范晓灵去闯一闯。

又是一个万万没想到,范晓灵已前去赴任了,这边突然决定提拔方晟,此时能腾出的位置只剩下本人有调离意愿的侯昌林。

因为范晓灵也是双江、梧湘、黄海乃至三滩镇出来的干部,与方晟有过交集,虽然无证据表明两人关系亲密,或方晟在范晓灵仕途当中发挥过重要作用,这方面钟部组向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正常情况下绝对不可能考虑让他俩搭档。

然而,又是然而,在方晟身上发生的意外太意外了,连岳首长都觉得头疼。

“上高……跟范晓灵搭档……”

岳首长喃喃道,“那就暂定上高吧,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何况方晟同志向来善于跟女同志打成一片,至少……”

谢芷言笑着接道:“至少不用担心常委会吵架,哈哈哈……”

消息传开之后,各方都惊得下巴落地!

这是方晟自三滩镇走上仕途以来堪称最凶险、最弱势、最无助的一战,在完濒临绝境、连陈首长和于家都准备放弃努力时,方晟居然又一次挺了过来,稳稳站立在悬崖边缘。

而且各方都没弄明白刘首长为何起初缄默不语,拖到最后关头才出面讲话,个由缘由到底是什么?

谁也琢磨不透。

匆匆谈话后,京都哪儿都没去,方晟直接从党校直奔机场,在钟组部副部长樊红雨陪同下飞往上高。

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很奇妙的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