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下载app安卓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任大伟又说:“各位都是市领导班子班长,从们开始就要解放思想,要拿出魄力和担当发展经济。临海的形势很严峻——给大家透个底,京都最高层对临海不满意,很不满意!经济上不去,锅不只是市长背,在座各位都难逃责任!上半年快结束了,之前的账且放到一边,从三季度开始按季考核,成绩不好的,后果自己掂量!”

他一个人说了将近两个小时,沉重的气氛压得市委书记们心里沉甸甸的。

之后从轩城市长开始——铁逵虽挂着轩城市委书记,毕竟是省委副书记,怎会向任大伟表决心?之后依次是临州、润泽等市逐个表态,表示坚决贯彻省委书记指示精神,把发展经济作为当前第一要务,全力完成省委省正府下达的各项任务。

会议结束正好到了午饭时间,省委秘书长开封带着市委书记们到机关食堂小厅吃工作餐。

任大伟不在场,气氛活跃很多,市委书记们均千方百计打听今天的会为何而开,任大伟所说京都最高层“很不满意”的来源等等。

开封谨慎地说具体情况自己也不清楚,但任书记的压力是实实在在的,大家切不可掉以轻心。

临州市委书记窦晓龙——朝明省委书记窦德贤的儿子,点头说开秘书长提醒得对,今天任书记会上的很多提法前所未有,经济指标考核把市委书记绑到一起也从未有过,咦,双江那边是不是这样,方书记说说?

方晟道跟临海一样也是市长负责制。

窦晓龙笑道现在看来方书记都走到我们前面去了,面向全省招揽人才、兴建两条高架还申报地铁、招商引资120个亿,看来我们追不上啰。

啊,120亿!

市委书记们都表示震惊,包括轩城市长在内都说换自己肯定砸不下去,还是方晟有杀断有能力。

教室戴耳机听歌的音乐少女

官场都这样捧人,要真信就不是方晟了。

方晟满脸苦笑说各位别取笑我,润泽这是在补课,之前功课落太多了,小脚穿大鞋,跑都跑不起来。

话虽这么说,经济工作主要还是市长负责,市委书记被强行捆绑顶多负连带责任,不可能真因为经济抓不上去被降职、免职,这不符合正治规矩。

顶多影响提拔罢了,话又说回头,从市委书记到副省部级这半步又岂是临海说了算?

想通这一点,市委书记们都很沉得住气。

中午不喝酒,十多分钟就吃完工作餐各散,在门口方晟遇到段勤和娄伯林。上午省委书记、副书记都开会,古华下基层调研,段勤就勉为其难陪娄伯林找常务副省长史东宏诉苦,再拜会了主管经济的副省长,一个上午谈下来两人心里大为定当!

省委高层风声变了!

方晟大赶快上、大手笔进行城市建设和大投资、大开发的思路正符合当前形势!

而且,一旦战斗的号角吹响,谁抢先起跑谁就占得优势,因为一哄而上申报项目,到了京都那边肯定通不过,必须赶早集才行。

现在看来黄海笛要打自己的脸了。

见两人乐观的样子,方晟道二位辛苦一下,乘风乘势让润泽那边尽快把滩涂开发项目也送过来,索性一起报送!

段勤与娄伯林相对无言,暗想报也是,撤也是,现在又要报,简直折腾死了!

明显掐准任大伟态度摆在那儿,就恨各市区项目太少,黄海笛不敢再卡。

念头刚转到这里,方晟将两人叫到偏僻无人的绿化带旁,又说眼下形势不等人,客观已不存在批不批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批……润泽既然已经抢在前面,就不能允许被人后来居上,所以二位要盯在发改委看着黄主任签字盖章,他要是以种种理由拖着不办,就当他的面给我打电话,我请任书记跟他说!

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

碰到申报地铁等重大项目,省发改委非常慎重,的确需要反复酝酿、讨论、广泛征求意见并综合考虑。如果发现多个市区都有申报地铁的意向,通常会等一等,收齐几条地铁材料后集中会办,这叫打包处理,可以简化发改委这边的手续和流程。

段勤道万一黄主任说打包处理,也是发改委审批方式之一,我们无权拒绝的。

方晟道就说按任书记从急从快原则,审批过关后我方晟能协助发改委十天内凑齐专家评审组!

娄伯林惊得合不拢嘴,说方书记,专家都得提前半年以上预约,往往这位有空那位正忙着,一年里凑齐就很快了。

方晟笑笑道俩都认为我在吹牛对不对?黄主任肯定也这么认为,所以会很爽快地签字,然后看我出洋相。

段勤恍然,说原来方书记牺牲自己来换取速度……

也不尽然。方晟还是笑,或许我能十天内凑齐专家评审呢?

下午本想到铁逵那边坐会儿,无奈他分身乏术——省委、轩城两头跑,忙得转不开身,方晟没多耽搁驱车回润泽。

快到市区时已是傍晚,却接到王智勇的电话说这会儿前往省城开会,估计与下半年经济指标有关,还询问方晟上午会议精神。

方晟闲闲说可能会大幅度追加指标,下半年整体任务非常吃紧。

王智勇“啊”了一声,没敢继续多问。

车子快拐入市府大院时鱼小婷习惯性减速,与此同时路边蹿出两条人影,竟直往车头撞!

按说到方晟这种地位和级别,司机从确保领导人身安全角度,可以不做任何避让动作。

但鱼小婷是何等人,早在人影刚刚有所举动时便有防范,当即急打方向盘,车子划了道横切线堪堪从两人当中穿过去!

两人扑了个空,还待有继续上前,鱼小婷已飞身下车,一手揪住左侧那人衣领,一脚将右侧那人揣在脚下,喝道:

“干什么的?!”

左侧那人卟嗵跪倒在地,叫道:“我来告状呀,青天大老爷帮我伸冤呀,我们苦啊!”

右侧那人躺在地上嚎啕大哭。

方晟也下了车,冲迎面跑过来的哨兵道:“把他俩带到信访局接待室!”

几分钟正准备下班的信访局领导们都聚集到接待室,两名上访者从没见过这阵势,呆呆说不出话来。

方晟见状打发其他人都出去,只留了位认识俩上访者的毛副局长,易容方负责做笔录,鱼小婷则独自坐在角落里警戒。

两位上访者一位姓居,一位姓潘,据毛副局长介绍,居大爷和老潘都与“润泽第一烂尾工程”陵河小区有关,四年前,陈家集房产公司兴建陵河小区,以低价促销的同时将小区房产重复抵押给银行,然后带着一大笔钱逃之夭夭。

为重启烂尾楼工程,市正府出资承建了剩余部分,保证购房者拿到钥匙并正常居住,然而留下三个后遗症:

一是房产重复抵押后,不管算哪笔账,小区居民都拿不到房产证,就是说只有居住权,产权归银行;

二是陈家集房产公司在外面欠下巨额债务,债主讨债无望便强占小区房子,使得业主未能入住,如居大爷交涉了四年都没得到解决;

三是陈家集房产公司一房多卖,导致部分房屋存在法律纠纷未能如期交付使用,如老潘就是与另一位业主买了同一套房子而没完没了地扯皮。

这桩陈年积案涉及工程违规、债务纠纷、一房多卖、房屋侵占等问题,又关系到房产公司、承建商、材料商、业主等多方群体不同的利益诉求,而漩涡中心陈家集房产公司法人代表陈洛已潜逃多年,冤有头债有主,所有麻烦都是他惹的,他不在了谁理得清?

案子审理了好几轮无疾而终,各方都在踢皮球,年复一年倒将居大爷、老潘等人修炼成老上访户,没完没了到市里闹事。

“目前入住到陵河小区的业主有多少?”听完之后方晟问。

毛副局长答道:“247户,另有43套商品房被债主侵占,几乎每天都有上门寻衅、斗殴的情况发生。”

方晟微微皱眉道:“事关300个家庭的房产纠纷,从信访到司法部门都不闻不问,这是对老百姓负责任的态度吗?”

听出话中责备之意,毛副局长连忙解释道:“目前最关键问题是责任主体逃逸,即使法院作出判断,债权债务也得不到落实,所以……”

方晟略加思忖,断然道:“通知与案子有关的单位负责人今晚八点到信访局开会!”

“好,我这就去通知。”毛副局长赶紧推门出去。

看着眼中露出希望光芒的两位上访户,一时间方晟眼眶有些湿润,稳定情绪后温和地说:

“我能理解二位的心情,谁没事会跑到市府大门撞市委书记的车啊,肯定迫不及已才出的下策!这桩案子是比较麻烦,但无论如何要处理,我们不能置老百姓最切身利益于不顾,却成天空谈为人民服务,请放心,今天我代表市委市正府对二位保证,一定要把案子查到实处,对300户业主有个明确、公正的交待!”

居大爷和老潘也激动热泪盈泪,说我们跑了几年,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干部,头一次听到这么贴心的话,哪怕……哪怕办不成都很高兴!没说的,我们绝对相信方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