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豆奶软件

,最快更新巅峰最新章节!

吉林听到牡丹谷的消息后,第一反应就想到方晟很可能要让自己出面,所以主动上门回报那两项工作是假,谈牡丹谷是真。

“两个理由,一是封山育林和会展中心都是周期长回报慢但投资大的项目,牡丹谷要加个更字,如果三方面同时投入资产太重,将来不便退出;”吉林道,“二是连续参与两个项目,百铁很多人开始怀疑您与我的关系,没准有社会资金想做呢,我接手太多就是挡人家的财路。”

方晟点点头:“考虑得有道理,我也想到了,但社会资金……就象担心唐峰做会展中心一样,越做胆越小,最终会把好端端的项目弄得不伦不类。市场化不是万能的,有时市场化等于平庸化,因为投资者总是短视且注重眼前效益。”

“要不把卓伟宏那套班子分一半到百铁?”吉林道,“伟宏擅长做旅游景点,又有山地施工的经验,他才是最恰当人选。”

“双江的沿海发展大战略已到了攻坚阶段,关键时刻不能挖人家墙角,”方晟道,思忖良久缓缓起身,站到窗前声音低沉地说,“让接手的根本原因是打算运用我们这部分资金,而不是劳诺德仁家族那十亿美金,明白我的意思?”

吉林愣住,脑中千回百转一番老老实实道:“不明白。”

“因为在可预见的将来牡丹谷必定大火,必定能大把大把地创收效益,但是吉林,赚钱从来不是我的目的,等到把旅游市场做上去,不,甚至启动之后就坚决退出让社会资金进来……”

“这也是您在多个地方运营的模式,坦率说大伙儿都很佩服!”吉林隐隐猜到方晟的用心。

“对,不与民争利,相反把培育好的市场让利于民,这也是我在一个地方主政的副产品,”方晟道,“但是,让劳诺德仁家族资金参与的话他们能理解吗?不理解不用怕,万一他们曲解岂不是授人以话柄?”

“什……什么话柄?”吉林到底不是体制中人,也很少与欧美商务人士打交道,又不明白了。

“操纵市场,这在欧美是很严重的指控。”

泡泡浴少女与她的小黄鸭

“噢——相比之下封山育林带有公益色彩,哪怕亏损都无所谓。”

“所以我要求劳诺德仁家族资金做封山育林项目,自有资金做会展中心就这个道理,”方晟道,“跟欧美家族打交道必须处处注意,凡事多留个心眼。”

霎时吉林真佩服得五体投地,更加体会到眼高于顶的牧雨秋等人为何都无怨无悔紧跟着方晟。

“这样的话牡丹谷项目还是我做,”想通其中关节后吉林道,“我让手底下人秘密注册家公司,然后……”

方晟摆摆手,慢斯条理拉上窗帘后说:“说的也对——资产过重、反响太大,加之精力有限,一肩三挑实在勉为其难……我再想想……”

隔了会儿,吉林道:“方市长,我有个思路也不知对不对……既然牡丹谷运营成熟后还要交还,不如由正府少量参股这样可以名正言顺派人从源头介入管理,以后我们退、社会资金进,不会改变牡丹谷国有性质,主动权牢牢掌控在正府手里。”

“很有创意!”

方晟转身拍了拍吉林的手臂,赞道,“这是超脱窠臼的创意,体制中人想都不想敢!的思路类似于当年沿海大开发项目,发改委委托投资公司程跟踪,黄海那边则由半官半商的管委会配合……又不一样,那是国有资本做先期投入然后吸引社会资本,是想社会资本负责投资、国有股负责管理,对吧?”

吉林汗颜道:“我……我倒没想那么深,您把思路升华了。”

“很不错,很不错……”

方晟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嘴里念念有辞。吉林知他一定在策划更为开阔、更为周密的设计,恭敬地站在桌边目不转睛盯着。

踱了大概四五分钟,方晟陡地停住,道:

“回去联系周挺各注册一家投资公司,噢,注册两家,过些日子等项目成型并履行完手续后组织公开招标,确保把牡丹谷开发权拿下!”

“还是咱们自己做?”吉林脱口问。

方晟高深莫测笑了笑:“我有合适人选,嘛协助就行了。”

吉林似懂非懂点点头。

12月底方晟抽空率领苏若彤等人去了趟七道,专程拜访市委书计屈纪纲,请教由他主导的城市发展纲要中提到的铁隆山北麓环山工业链相关事项。

途中苏若彤有点不服气,说该考虑的都考虑了,数据、资料、规划设计都反题打磨,谈不到十十美起码也有98分。

商务大巴里还有七八位随行人员,方晟不便叫她“小苏同学”,更不能刮鼻子,用几个月前任大伟的语气问:

“若彤同志会下围棋吗?”

“不会呢。”

“围棋有个说法叫‘千古无同局’,就是说从围棋诞生到现在流传下来的棋谱没一局相同,而国际象棋经常出现步数一模一样的情况那多没趣!为什么‘千古无同局’,大家说说?”

禹祥见苏若彤答不上来,救场道:“围棋讲究‘势’即空间感,而每个人对空间的理解都不相同,有喜欢掏角,有喜欢取边,还有人喜欢在中腹围空,还有对行棋的重要性、子效等认识都不一样,所以下出的棋千变万化但也精彩纷呈。”

“禹祥市长答到点子上了,”方晟道,“核心要义在于思维的多样性,七道屈书计筹建环山工业链的初衷、立意、整体布局等肯定跟现在不同,咱们这趟就要了解不同点,好的补充完善进方案,不足的加以避免,这叫……”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您经常教导我的。”苏若彤道。

方晟笑着指指她:“好嘛,不谈围棋若彤同志又活过来了。”

整车人都凑趣地笑了起来。

七道市委书计屈纪纲率市领导班子热情接待方晟等一行。说来蛮憋屈,论党内地位屈纪纲这位市委书计还在方晟之下,这是什么账呢?

百铁属于明文规定的副省级城市,市长是副省级实职;七道却是正厅级城市,屈纪纲从百铁市长过来任市委书计看似行政职务升了半级,却从副省级实职变成享受副省级待遇!

体制外的人经常搞不清其中微妙的玄机,那么反过来说,屈纪纲如果从七道市委书计调任百铁市长,那算提拔的!

所以别小看副省级城市,实质在省里的地位很高,论党内排名市长通常都在副省.长前面。

对于这种明升暗降,貌似重用实质贬黜,包括当事人在内都无话可讲,毕竟主持一个市的工作嘛。

只是,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主宾双方先在富丽堂皇的接待室进行亲切友好的会谈,各自介绍了压降产能和经济方面新举措,也对明年京都继续加大资源产能宏观调控进行了分析。

随后由市长陪同禹祥、苏若彤等人参观黄树最大的水电站——七道水电站。七道市起源于城市东侧有七座山,大自然鬼斧神工让七座山的海拔依次下降,从远处看好像七道台阶,七道因此得名。

近两三千米的落差蕴含着丰富的水电资源,一直以来七道就致力于小水电站开发。屈纪纲上任后认为要调整思路,不能盲目上马既浪费资源又重复建设的小水电站,也不利于管理维护,他要求面整合把水电站做大做强。

那些小水电站背后都有利益集团操纵,其中来头最大的莫过于国企。但屈纪纲然不拒——反正前途无望,不如静下心为地方做点实事,遂态度强硬地限期强拆,不管省里谁打招呼都没用!

整合期间屈纪纲度过有史以来最黑暗、最无助的时光,有两次省纪委已找上门来幸亏七道干部们坚决维护,没人说他的坏话、打他的小报告,最终顽强地挺了过去。

整合后扩建成省规模最大、发电量最多、技术最先进的七道水电站,省里相关领导看了无话可说,反而当作黄树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方晟也想兴修小水电站,所以让禹祥他们实地参观考察,了解些建设方面的情况,他则留下来与屈纪纲单独谈话。

对于这位有背景、有能力的年轻市长,屈纪纲打心眼欣赏,在他看来只要肯干事、真心实意为地方做实事就值得尊敬。

百铁的情况,屈纪纲毫无保留如实相告,并回答了方晟很多细节方面的问题。

一是兴修小水电站,屈纪纲说尽管方晟把水电站的规模定位为“小”,还会引起城市之间纠纷。

早在十多年前以及屈纪纲手里都想开发水电站,每次都遭到大肃市阻挠不得不中止。

百铁位于上游,兴修水电站会导致中下游水流趋缓,容易形成泥沙沉积和部分河道水面下降,造成环境等诸多方面问题。

从正治和经济地位来讲大肃与百铁不相上下,但百铁产业结构更加单一,从农产品到轻工业等包罗万象的物资都需要大肃源源不断的供应,因而每次都屈从于大肃的抗议搁置水电站方案。

“如果修建小型水电站,真会对大肃造成严重影响?”方晟问。

屈纪纲笑道:“怎么说呢,有些事儿吧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打个比方,都说吸烟有害健康,到底如何影响法有没有准确数据支撑?害处当然有,恐怕危害程度被夸大了吧……来根烟。”

方晟大笑着接过来:“说了半天,屈书计是想抽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