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黄的视频软件

由于绝大多数——好吧可能百分之九十九公募基金会均为官办,或顶着官办的幌子,多年以来每逢天灾人祸需要慈善组织冲到第一线时,总是掉链子,总如烂泥扶不上墙,总会爆出这样那样的丑闻,就象臭名远扬的某美事件,被唾沫星子溅到脸上了,却“徐徐擦之”,摆出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镇定。

官方始终坚持的论调是:鼓励非公募性质的基金会,不提倡民间自发成立公募基金会。

理由是什么?

理由太多了,有台面上的,有不可言说的,还有高层心知肚明却不可以撕破脸的。

其实基金会的水很深,如果你认为欧美那些慈善基金会真为了慈善,那真是很傻很天真。举个很简单的例子,许多**作家记者编辑、逢中必反的参议员众议员,都得到基金会“友情赞助”!

你是作家或记者,一年要发表多少篇**文章;参议员众议员,要在多少次会议、采访中有强烈**言辞,强烈到什么程度,引起多大关注,这些都有硬性考核的。

不然呢?你以为他们发自内心地憎恨中国,以**为贡献毕生心血的事业?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样反过来理解就懂了吧?

还有些欧美各种名目的基金会常年驻扎在京都,不接受企业和公众募捐,却打着“文化”、“艺术”、“世界遗产”、“环保”等幌子四处撒钱。

撒给谁?

知道公知是怎样炼成的吗?自我丑化黑化矮化的论文、专门揭**暗面的报道、歪曲事实挑唆舆情的言论,后面都有那些基金会的推波助澜。

当然,方晟毫不怀疑劳诺德仁家族的诚意,至少在募捐款部用于专科医院问题上不可能作假。

要知道人家打造矿区职业病专科医院砸下去几亿美金都没眨眼,怎会煞费苦心在慈善款上做手脚?

清纯美女叶茵游乐场里的图片

劳诺德仁家族可看不上那点小钱。

关键问题是,在现在体制当中有时经常出现这种情况:每个人都知道是好事,可偏偏办不成,因为总有意想不到的麻烦困扰你。

方晟也领教过。

在顺坝工作期间,为资助殷教授主持的遗传育种研究,方晟指示芮芸成立了潇南巨隆科研发展基金会。这只是省级非公募基金会,主要审批权在地方且属于国家鼓励支持的类别,跑各种手续、盖各种章前后花掉三四个月。

总会冒出一些刻意刁难的主儿,总会出现一些你这辈子没听说过的部门,总会看到前所未闻的章印!

还幸亏当时省里有人,于道明、爱妮娅都手握实权,时不时打电话“表示关心”,可见难度有多大。

后来催生出一个行业:专业办手续。由些官二代、退二线或退休老干部隐身于幕后,违反原则、不符合规定的活儿不接,但稍微有点瑕疵、材料有被退回风险的多给钱可以,限时到位,保证通过率。

有人觉得也不难啊。

是不难,他们所做的事都在规则允许范围内,关键在于有些审批单位、部门都不清楚在哪儿办公,去了未必遇到人,遇到了来回跑四五趟都很正常。

好不容易收下材料,按惯例“十个工作日”内办理。一道手续章十个工作日,十道手续就是一百个工作日,你耗得起吗?

专业办手续优势就在这里,到哪儿都是朋友,扔几根香烟、几包口香糖,三天盖十个章都可以。

本来……大概去润泽工作前吧,方晟还琢磨自己的财富累积得不少该做些善事,搞搞慈善,遂与已在京都站稳脚跟的牧雨秋密议。

牧雨秋一打听,给他浇了盆凉水,说凭您还有咱们几个的身份,有生之年甭想做这种好事了!

还没成型,就中途夭折了。

但专科医院缺了基金会运作体系问题真的不小。

矿区职业病专科医院的消耗量,不去现场都可以想象得到,单靠国外捐赠单辗转运进来就是一笔不菲开支,数量、质量都供应不上,必须发动内地民众和企业献爱心。

怪就怪在这里,献爱心也只能献给官方指定机构,否则就不算爱心。

看着对方充满期待的目光,方晟生出几分愧疚:唉,人家砸下几亿美元帮我做善事,现在反而央求我帮他们善后!

跑到天涯海角也说不过去啊。

念如电转,定定神,方晟道:“确实是道难题啊,但矿区职业病专科医院是百年大计,要平稳有序走下去必须广开财源……目前还撑得住吧?实在不行我请黄树省领导协调红会先救济些。”

孙诺道:“在方书计面前实话实说,之前十个亿美元还没用完供应到今年底没问题,但随着研究中心面启动资金投入量巨大,追加申请支出的话……可能集团董事会那边难以交待……”

说得够含蓄,方晟却一听就懂。

劳诺德仁家族对方晟的感情投资就是十亿美元,多一分钱都不干!中国之大,人家又不止投资你方晟一个,再说凭什么投这么多钱?

“我来想办法,办法总比困难多,对吧?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

方晟就算把事情揽了下来。

中午燕慎打来电话,语气有些游离不定,反反复复说那个搞植物神经意识传导研究的哈佛医学院脑视觉实验室团队已经接触到姜姝,也做了细致而面的检查,打印的报告几百页纸等等。

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方晟疑惑道:“燕兄有话直说,咱俩之间还有啥藏着掖着的?是不是治疗方案费用高昂,没关系,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燕慎顿了顿,说:“方老弟,哈佛团队是从他们所研究专业角度分析病情,认为姜姝因为植物神经严重紊乱导致内分泌失调等症状继而引发重度抑郁……”

“找到病因根源是好事啊!”方晟道。

“按团队确诊的病症类型而拿出的方案,费用高达730万欧元!”

“没问题,公费报销有困难的话我来承担。”

“不仅钱的问题,”燕慎叹道,“团队负责人弗罗格博士明确告诉我,手术成功率只有22.7%!”

方晟咬牙切齿道:“最讨厌医生这一点,凡是都拿概率做挡箭牌,一旦失败就是你运气不好!”

“弗罗格博士最简明的解释是手术环节涉及到17根脑神经,高分子刀做切割时不能重重就断了,也不能轻轻达不到效果,综合评估下来得出22.7%的成功率。”燕慎解释道。

“失败会怎样?”

“痴呆,脑死亡。”

霎时身血液凝固,方晟脱口道:“不行啊,那可不行!”

燕慎叹道:“家父和我也觉得不可行,但她父母觉得与其这样浑浑噩噩过下去不如搏一把,因为弗罗格博士说手术成功的话可根除抑郁,终身不会复发,就是说可以象普通人一样生活工作。”

“简直天堂与地狱的选择,让人……让人……”

果断利落如方晟者,面对这样艰难的选择题都茫然失措,完没了主张。

“所以……老弟明白根本不是钱的问题,是这么多钱很可能导致悲剧,如果那样还不如维持现状!”

“我……我……如果让我选择,也宁可保守治疗,”方晟坦率地说,“至少将来有机会我能看到活生生的姜姝,能和她说两句话,哪怕她把自己封闭在狭小的空间里。”

燕慎长长叹息:“是啊,我也这么想,然而治疗方案必须由她父母确认并签字,其他人的意见都没用……先跟你打声招呼,两小时后她父母飞过来与弗罗格博士面谈,要详细展示方案和结果预测,也会跟姜姝呆会儿……”

“静候燕兄通知。”

方晟怅然放下手机,大半天都没心思工作。

燕慎这通电话属于未雨绸缪,以他对姜姝父母的了解恐怕趋向冒险,所以必须落实好费用来源。

公费医疗不可能报销这种尖端、前沿的探索类手术,燕家财力也承担不起。当然以燕老的面子,随便吩咐哪位学生、下级放到企业报销,或者设法走刚才所探讨的基金会路子,几百万欧元也不算啥。

但燕老不是那种人,别说姜姝,就算这会儿燕慎躺在手术台都不可能这么做。官至燕老的境界,拿得起放得下,不会被儿女情长所累。

二小时过去了……

三小时过去了……

燕慎迟迟没有回音,方晟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想必意见重大分歧,或者做出决定真的很困难,燕慎和她父母、团队应该在反复讨论。

姜姝——

想到她的模样,她的气息,方晟的心深深刺痛,仿佛尖锐冰冷的铁锥扎到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疼得难以自抑!

方晟不是滥情的男人。

他生命出现的每个女人都用心爱过,都发自内心的呵护和温暖,都随时随地有为她们付出一切的冲动!

他为鱼小婷而不惜与白翎翻脸;可当白翎、鱼小婷执行九死一生任务时,了无生趣恍惚间他险些自杀。

叶韵,那个爱笑的女孩,即便明知她是影子组织成员带着目的接近自己,还是不顾白翎、鱼小婷乃至爱妮娅阻止,给予她最好的环境最顶尖的治疗,为的就是期待她终有一天苏醒过来,甜甜一笑。

方晟也不是以**为目的的男人。

晏雨容、何杏、明月、苏若彤都是他心目中的白莲花,对于她们,方晟有爱,但不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