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dspappapp

巨大的声音传入李涣的耳中,仅仅是空气中引发的振动,便已经激起李涣的鸡皮疙瘩。

而这一片大海也跟随着这一位大佬的声音抖动了起来。

脚下的小船也摇摇晃晃,如果不是李涣现在实力提升,根本不可能把握住平衡的。

李涣听到这声音,心里却没有半分惊恐慌乱,相反他异常的镇静,无悲无喜。

所谓恐惧,人们害怕的只是未知;所谓黑暗,人们只是见不到光明;所谓慌乱,只是因为结局还没有注定!

当李涣看到着这巨兽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没什么好害怕的。

它再大能比大佬大,它再强能强过大佬,它再再再古老能比远古的大佬还古老吗?

既然如此,当你见识过世界的顶端又怎么会因为站在世界顶端之下的存在而产生恐惧呢?

所以李涣非常标准的站着,低下头,右手放到前胸上,45度弯腰,向这位大佬表达自己的敬意。

然后恭恭敬敬的说:“前辈,晚辈是被一位帝皇前辈传送进来进行传承第二关。如有冒犯前辈,请多加见谅。”

而在另一边世界的帝皇大佬看到这一幕,心里充满了不淡定。

你大爷的,为甚麽面对这家伙的时候就这么的恭恭敬敬,面对孤的时候就那么跳脱。稍微尊敬下孤,孤也不用这样做啊!

晴天娃娃

这就是差距,你个臭小子,太过分了。你要是这样对我一下,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非得要浪,做人区别要不要这么大。

帝皇大佬心里不平衡,但是也只能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而对于看到李涣这么有礼貌的长的像麒麟的大佬,虽然不明白李涣的举动有什么意思。

但是听着这意思也肯定是表达尊敬,所以也心满意足。

“嗯,你这小家伙还是蛮懂事的。都差点没有看出来你是被帝皇那个家伙叫来的。不过也只有那家伙才能把你送进来。”

“不过你小子是怎么在灵缺少的这么厉害的情况下,打到第二关来的?”

李涣听到了这位前辈这样的口气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暂时是没得事。

“前辈谬赞了。晚辈只是应当如此而已。至于为何能通过帝皇前辈的第一关,那自然是因为帝皇前辈手下留情,放了晚辈一马。另一方面是晚辈身上也有着一些其他前辈送的东西。还是勉强的撑过了帝皇前辈的考验。”

李涣态度诚恳言真词切的回答,顺便悄悄的捧了帝皇大佬一把。

这个自己和帝皇大佬怼的时候,只有两个人,怎么说都没关系。

但是在其他人面前还是要给帝皇大佬留足面子才行,好歹也是前辈嘛。

而平台之上鸭梨大佬听到了李涣的回答心里也是一阵舒服呀!

脸上一直僵硬着的皮肤也松弛来了的,表情也变的和蔼许多。

他没想到这个这么不对头的臭小子居然会这么的捧他。

就冲这点份上,之后就不给这小子增加难度,让他好好的接受考核。

甚至必要的时候给这臭小子放放水也不是不可以滴。

这就是典型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哦?真是这样嘛?”

一旁的麒麟大佬用异味的眼光看着李涣,李涣看着麒麟大佬那如同太阳般不正常的眼光。

心里暗道:糟糕,万一和帝皇大佬怼的时候,这一位听到了怎么办?

或者说这一位大佬和帝皇大佬不对头怎么办?

应该是差不多的吧,毕竟这一位大佬都说了是‘同类的气息’。

不行就算是听到了,也得装作不知道这位大佬听到了。

都已经说出去的话,可不能再收回来了。

李涣只能拱着手咬着牙说:“是的,当然是这样了。如果帝皇前辈没有留手,没有怜悯晚辈身体的残缺(灵的缺少)。我又怎么能通过呢。晚辈的身体状况,前辈又不是不知道。”

李涣这话倒不是部错,那一位如果不是一直站在那里不动、只是被动防守,稍微一出手。李涣还是撑不住的。(李涣还不知道帝皇大佬不是不动,是不能动。)

“噢,如此就如此。人,你身上带有什么黑暗之类的东西。本尊看着你小子,觉得很是亲切。”

麒麟大佬凑近了脑袋,紧紧盯着李涣。

李涣看着这庞然大物般的头颅,还是蛮有威慑力的。

李涣立刻回道:“前辈若有需要拿去便是!”

立刻把自己的碎灵球拿出来,虽然这东西自己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但是冲着在怼帝皇大佬时候发挥的作用,李涣就已经打算好好的保存下来了。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用了呢。

虽然话是如此,但是既

然这位大佬需要那么就直接给这位大佬好了。

小命最重要了,其它东西都是身外之物啦。

李涣拿出碎灵球,碎灵球立刻就脱离李涣的双手,飞到麒麟大佬的头颅边。

“果然是这东西。人,你是怎么么得来的?!如实说来,本尊自有奖赏给你!”

麒麟大佬让碎灵球释放出黑气环绕在他身边,与此同时大佬身上也冒出一道道黑色带红的气息,相互交换。

李涣看着这一幕,他也懂了,这位大佬在利用里面的黑暗治疗着伤势。

“前辈,晚辈也不知晓此物到底是如何得来的。晚辈只知晓,晚辈曾经进入过123比目鱼桥的黑暗之海中,想来应该是在那里面的那一位准备的吧。”

李涣当然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情况,只是他也不明白,这时候只能把锅往大佬上甩了。没办法,他身上也实在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万一被知晓了的话,就蛋糕啦。

李涣明显麒麟大佬在听到比目鱼桥的时候眼睛一缩,似乎是因为那边比目鱼桥那边对麒麟大佬造成了什么事情吧。

握草咧,千万别呀,万一真有什么隔阂,我这不是抱起石头砸自己嘛。

面对着这些大佬,一言一行都要小心啦。

李涣继续悄咪咪的看着麒麟大佬的眼睛,所幸这位大大只是听到比目鱼桥动了一目而已。其它的并没有什么。

李涣松了口气,没法跟这样的存在交流实在太害怕了,人家一根小指头就可以把你碾的粉碎了。

麒麟大佬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点了下头说:“除了那一位,也没有其他人有那样的天赋。小子,你的黑暗球本尊收下了。你小子有什么要求说吧!本尊无不可答应之理!”

李涣在听了麒麟大佬这样的问话下,他只能挠挠头回道:“前辈,碎灵球与我本无甚重要性可言。前辈既然需要拿去便是。晚辈不敢有所图。只是前辈也知晓,晚辈灵天生残缺,望前辈指点一二,可补足少许。晚辈感激不尽!”

李涣恭恭敬敬的向这一位求到。

“嗯!”

那一位说了一声,紧接着一道蓝光从麒麟大佬眼睛射出,笔直射入李涣身体内。

李涣感觉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扫射了一遍,有些酥软,但是身体却有一种极度轻松之感。

“本尊知晓,你的灵本尊也无他法可以补。灵涉及太多,你本身也与常人不同。除非使用本尊之灵替你弥补。只是本尊的力量太过霸道,你若要接受,需得寻到本尊遗失在灵世界的传承之物。那样本尊方可传承给你,替你弥补。”

麒麟大佬摇摇头说道。

同时麒麟大佬身上的一块鳞片脱落,旋转旋转变得越来越小,飞到李涣面前。

李涣伸手接住同时疑问的看向麒麟大佬,他并没有对大佬的话语有何失落或者兴奋,但还是要对大佬的赐予表示兴奋。

对他来说能得到最好,得不到他也不会失落,毕竟在这样的存在下,能活下来就是最大的幸运!

不是有句话叫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在这样的存在下,李涣太渺小,根本没有交易的资格!

麒麟大佬自然也看到李涣的眼神说道:“本尊并非小气之人。你的碎灵球对本尊意义极大!本尊的传承乃是当初所定下规定,碍于某些原因,本尊无法更改,所以只能你自己去寻找。”

“这枚鳞片你且收好!鳞片里面有本尊传承之线索。若你找到传承之物,激活鳞片就可到达此地。本尊便可将传承予你,补你之灵。同时这枚鳞片蕴含有三次防护之力。至少在本尊位之下的力量无法动摇它。算是本尊给你寻到传承物之利息!”

“这,如此大礼!晚辈多谢前辈恩赐,日后晚辈若还有碎灵球之物定当献给前辈!”

李涣再次拱拱手,表达自己的敬意和承诺。

“如此最好。既然你是在进行第二关传承,那本尊就帮你一把送你到无尽海边上吧。”

麒麟大佬吐出一道蓝色保护膜将李涣和他的船包住,轻轻的送了出去。

“晚辈多谢前辈!”

李涣急忙回道,很快他和他的船就消失在了天际之中。

无尽海的异常也开始慢慢回复,那位大佬的身影也慢慢化成蓝光消失了。

而平台之上的那两位看着这一幕也是没话说了。

如果说之前李涣的那些做法还能说是取巧,那么现在就是明明白白的作弊了。

而且这作弊你还没法说他不对,谁让你手贱要唤醒另一位可以打破考核规则的大佬出现呀。

这不是自找的嘛!

萌萌哒的小龙大佬望着帝皇大佬铁一般的脸色说:“自己作的死含着泪也要吃下去。”

“啊啊啊,前辈我不服!

帝皇大佬只能这样向前辈诉苦。

“乖,没事,你放心,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没发生,这小子只是运气好过去了而已!”

萌哒大佬也只能这样安慰他。

不然他真的怕帝皇大佬会想不过,你看看帝皇大佬费尽心思来让考核更加符合本意。

结果不仅没有让考核更加在他看来公平,结果还华丽丽的给取巧的那个小子一个助攻,还是那种你咬碎牙齿也得帮别人擦辟谷的那种。

帝皇大佬的心里郁闷指数可想而知,至于心里阴影面积还用说嘛,整个人都黑啦。

不过这小子福缘真的不用说了,太好了,好的简直让人感觉不正常。

只是随便接受一个传承考核就得到了一个传承,还顺便在考核中作了个弊。

这小子得好好的观察才行了,那身上的黑暗没想到对蓝麒的伤势有好处。

要是早知道就不会让这小子把碎灵球带走了,蓝麒伤势得到好转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太麻烦。

不过还好君小子对他有恩,日后想来君小子要是有事,他也不会不顾。

就让他这样吧。

萌哒大佬想了很多,最后还是决定顺其自然好了。

至于已经黑了的那一位,嗯,他正在仔细观察第三关的有没有需要更改的漏洞。

嗯,没有,不行,再检查,那小子太阴了。

所以被黑了的那一位正在神经质般在那检查着。

李涣给他造成的伤害要在后面补回来。

至于李涣他终于飞到了无尽海,尽头!